南宁体育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德甲

重生之遇到忠犬第三十二章心魔节能

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19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三十二章心魔

“百里峰主,沙耶可是你的大弟子,作为第二大峰主,这里你最有解释权了。”第三峰的吴峰主借机发难,他向来与百里峰主不对头。

百里岸摸了摸自己的长胡子,他看着由虚境透视过来的画面,缓缓开口,“前些日子,收了个徒孙回来,还没来得及和大家介绍,倒是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,见笑了。”

“百里峰主,真是羡慕你收徒的运气啊,这一个接一个的优质徒弟,第二大峰说不定很快就要超越第一峰了。我看金峰主你需要担忧下自己挑徒弟的眼光了。”第五峰刘峰主似笑非笑说出这些话。

“呵,我看最该担心的就是刘峰主你吧。年年门派内比赛垫底的第五峰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到弟子。”金峰主回击道,别以为他是个蠢的。这种简单的挑拨还想把他拉入水中。

“吵吵吵,在场唯一的女人不吵,你们一个个大老爷们争的倒是和女人一样。”熊新拍了下扶手,他怒瞪着这几位峰主,一个个还能不能省点心,这不是很简单的小事,还能够引得起他们内斗。

“这不是在解决事情。既然掌门你有想法,我们听着就是了。”金峰主带着恶劣的语气说出这句话,他就是瞧不起当年最小的熊新,最后后来者居上,越过他这个大师兄成为了掌门人。而且一点掌门该有的威严都没,这种人凭什么。

“金逸你也该适可而止了。百里峰主,你去山峰那照看着你徒孙的突破,有什么意外也好立即出手。等突破完了就带他来见我。”熊新朝几个峰主挥了挥手,示意他们离去。

看着当年五位一起成长的同门师兄师妹,到如今各怀心思,熊新起初的好心情也戛然而止。他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殿堂内,许久叹了一口气,拿出一根乌黑的竹签,感叹道,“师傅,当年你牺牲寿命算东区大劫中本门派的生存机会,如今东区难度可不小大劫倒是没看到,驭兽门内的斗争倒是越发严重起来。这样下去,怕是不用大劫,门派就要自我分散了。”

百里岸来到自己大徒弟居住的山峰上空,看着已经被烧得黑黢黢的山峰,完全找不到原本第二峰最大气的居住所痕迹,只有大片的黑色烧焦物体。

见此场景,百里也来了点兴趣,要知道自己大徒弟沙耶对自己住的环境是格外的看重的。平常同门拜访,他都会提醒对方切勿损坏其山峰的一草一木,而如今,这光秃秃的山峰。

真是和暖馨那丫头说的一般,大徒弟有了一个看重的孩子。

因为屋子烧毁暴露出来的魏冰此刻被火包围着,神色肃穆地取出一瓶百花露服了下去,紧接着大量的灵力冲刷着她的经脉,朝着丹田处凝聚,进行第三次的金丹期冲击。

是失败,还是成功。

魏冰将全身的灵力压缩在丹田内,一颗火红色的内丹在丹田处渐渐形成,而内丹在转换成实体的时候却是砰然碎裂。

一口血吐了出来,魏冰的双眼迷离,意识进入恍惚中。

封闭的空间内,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对峙在一起,互相对望,没有下一步动作。

魏冰看着另一个自己,片刻的茫然,她不曾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心魔这种东西。怎么可能还会因此刷排名适合新建站的和排名在10万外的。(刷排名只是站初期推广的一个重要手段)因为心魔这种东西被限制实力,哪怕是上辈子她都不曾遇到心魔。

但是面前女孩阴冷的笑容,同等的实力,魏冰小退了一步,“心魔这种东西都是虚幻而已,并没有可以畏惧地方。”

“呵呵,魏冰啊魏冰,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比你自己更清楚自己。不畏惧又何来的我?”心魔伸了个懒腰,眼睛直勾勾望向魏冰。

魏冰低着头,沉默了会,抬起头露出微笑,回答,”心魔纵使畏惧,你还是我,而我始终是我。对于本身而言,恐惧也好,怀疑也罢,这都不过是最正常的情绪。“

既然如此,有所畏惧不是最为正常的。因为活着,才会有诸多复杂情绪叨扰内心。

若无情,又何存在。

“是吗?”心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。

下一刻却是直接出现在魏冰面前,拦住魏冰要出招的双手,一脚与其对踢到一块。

“既然存在,又为何想毁灭自己。其实本身一直都是处于自卑,矛盾,胆怯中活着吧。真是可笑啊,把话说的冠冕堂皇就可以欺骗过自己吗?”

“曾经是谁屡次因为嫉妒想出手杀害那些双亲存在的孩子。”

“当初一心修仙,难道不是因为根本就没人在乎你!你看啊,可怜虫的你,自卑而怯懦。”

“又是谁放低自己的姿态匍匐在男人的脚下,做出一件又一件的残忍的暗杀,你杀掉的那些人,根本就没有得罪过你吧”

“承认吧魏冰,你就是一个阴险,黑暗又自卑的嫉妒者。这样的你根本就不配存在。”

“更不要给我满口的正义,你是最没资格说这些话的人啊。因为你是那么的自私自利!”

所以

对自己说最为正常的情绪真的太过于可笑了啊,魏冰你从未正常过。否则我又为何会出现。

幼时被人故意带到凶兽地盘差点死亡的事情,一次次将真心递交给好友换来的背叛,付出过的东西总是得不到他人一句谢谢,总是应得的。

其实,你内心一直在憎恨着这样的世界,不是吗?

心魔将那些往事重现在魏冰的面前,一点点打开她不想回忆起来的弱小。她从不觉得那种事有值得回顾的地方,想起来会痛的事忘却是最为适合的。

然而心魔总是阴险的小人,她会将你早就不在意的痛楚积累在一起,加大那些痛楚的感官,直至你为此落下泪来,承认那些不在意过的事情原来从不曾从心底消磨过。

呐,就这样把一切交付给我,然后我们一起毁灭掉所有的东西,不是很美好?

心魔伸出手覆盖在魏冰的双手上,手掌渐渐合并到一起,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比我对你更好呢?

“主子,这火趋势变大了。”竹青木着一张脸提醒道。

“在此等候。”

沙耶撕裂开空间踩在火焰上进入魏冰所在的范围,如果今天成功了反而倒不是件好事,突破太快,易根基不稳。

在遥远的南区,原本在疗伤的夏玉河突兀睁开了眼睛,望向东方,他俊俏的脸上闪着一丝恼怒,同时夹杂着担忧,两种情绪在脸上交叉着出现,令他看上去十分诡异。

而向来话痨的迪老大却是一点动静都没,安安静静缩在夏玉河的面前,甚至不敢引起夏玉河的注意力,它不清楚夏玉河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夏玉河醒来后,整个人都不太对劲了,若是说夺舍也不是,灵魂并未有变化。可是一个人的前后真的可以变这么大吗?

而且一下子学会很多复杂的法术,并且还会一些门派内没有的东西,这个夏玉河真的还是原来的夏玉河吗?

“你说,如果得不到的东西毁掉是不是会更美好?”夏玉河看着东方的视线并无收回,微风扶起他的长袍。

洛阳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两岁宝宝脾虚怎么调理
祛斑美容